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俊微言的博客

浅说文史,实话实说。

 
 
 

日志

 
 

(原创)从文学角度看三曹  

2016-01-06 10:07:11|  分类: 诗词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所说的“三曹”,指三国时期的曹操、曹丕、曹植三父子。

公元196 年,曹操挟献帝至许昌,改元建安。建安年间,中国文脉出现了“三曹”和“建安七子”,形成了在中国文学史上有名的“建安风骨”。而“三曹”以其杰出的诗赋创作,造就了“建安风骨”的主心骨。

“三曹”中的父亲曹操,对文学、书法、音乐都有深湛的修养,他“以相王之尊,雅爱诗章”。他的诗歌,现存不足20篇,均为乐府诗体。主要作品有:《蒿里行》、《苦寒行》、《步出夏门行》、《度关山》、《对酒》、《短歌行》等。

《蒿里行》以同情的笔调,写出了战乱中百姓的深重苦难:“铠甲生虮虱,万姓以死亡。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组诗《步出夏门行》写于东征乌桓时,全诗分前奏《艳》及《观沧海》、《冬十月》、《河朔寒》、《龟虽寿》四解。《艳》写出征前的心情。《观沧海》写东临碣石的观感。《冬十月》和《河朔寒》写归途见闻。《龟虽寿》写凯旋后的想法。其中的《观沧海》就是在毛主席诗词中言及的“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中的那个“遗篇”。诗中描写大海景色:“秋风萧瑟,洪波涌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格调雄奇,气势磅礴,映衬出曹操包容宇宙,吞吐日月的博大胸怀。

《龟虽寿》以一系列生动的比喻,表达曹操对人生及功业的看法。“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这是曹操毕其一生积极进取的真实写照。

曹操诗中成就最高的,当数《短歌行》: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阔谈讌,心念旧恩。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全诗先叹岁月如梭,人生苦短。次言渴慕宾客贤才,希冀能得贤达之助。后讲统一天下的雄心壮志和信心。生命因其短暂而愈显珍贵;欲使生命长久就要建功立业,让短暂的生命发出长久的光芒。全诗洋溢着奋发进取、积极向上的精神和悲凉慷慨、深沉雄壮的情调,这是对“建安风骨”的最好诠释。

曹操的诗,艺术风格,朴实无华,不尚藻饰,感情深挚,气韵沉雄。诗歌情调,慷慨激越,古直悲凉,是为“建安风骨”的核心基调。
   
“三曹”中的
长子曹丕,少有异才,博览群书,年仅八岁,即能为文。现存曹丕诗约40首,赋30篇,散文2篇。主要作品有诗《芙蓉池作》、《于玄武陂作》、《黎阳作》、《清河作》、《钓竿行》、《燕歌行》、《艳歌何尝行》、《临高台》、《上留田》、《杂诗》,赋《出妇赋》、《寡妇赋》。其中当数《燕歌行》为最佳诗篇:
  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群燕辞归雁南翔。

念君客游思断肠,慊慊思归恋故乡,君何淹留寄他方?

贱妾茕茕守空房,忧来思君不敢忘,不觉泪下沾衣裳。

援琴鸣弦发清商,短歌微吟不能长。明月皎皎照我床,

星汉西流夜未央。牵牛织女遥相望,尔独何辜限河梁?
  这首诗描写独守空房的女人,秋夜难眠,思念客游他乡的夫君,情思委曲,深婉感人。曹丕的这首《燕歌行》是我国现存的第一首成熟的七言诗,对后世诗词的发展影响很大。

曹丕的诗赋,虽然没有乃父曹操的那种霸气,但他“以副君之重,妙善辞赋”,写相思之情别有新意,其诗赋便娟婉约,委婉细致。特别是言及思妇、弃妇、寡妇题材的作品,都写得凄婉动人。曹丕的诗赋语言流畅,不尚繁缛,洋洋清漪,格调清新。另外,在文学批评方面,曹丕提出“文以气为先”,堪称真知灼见。
   
“三曹”中的
三子曹植,自幼聪慧,年十岁余,便已诵读诗、文、辞、赋数十万言,出言为论,下笔成章。“以公子之毫,下笔琳琅”,著述颇丰,其诗、赋、文,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都是建安时期之冠。现存曹植诗80余首,赋40余篇,散文近100篇。主要作品有诗《泰山梁甫行》、《送应氏》、《名都篇》、《美女篇》、《白马篇》、《野田黄雀行》、《赠白马王彪》、《七步诗》、《怨歌行》;赋《洛神赋》、《鹞雀赋》、《蝙蝠赋》、《神龟赋》等等,其诗赋文采气骨兼备,均为上品曹植官场失意,文坛得意,在“三曹”当中文学成就最高。他的《七步诗》可谓是妇孺皆知、千古传诵:

煮豆燃豆箕,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这是曹植在遭到曹丕百般刁难、欲加谋害的危急情况下,当场在限定的七步之内作出的救命急就章。

少年时曹植随父出征,也曾有纵横沙场的雄心壮志,有诗《白马篇》为证:
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少小去乡邑,扬声沙漠垂。

宿昔秉良弓,楛矢何参差。控弦破左的,右发摧月支。仰手接飞猱,俯身散马蹄。

狡捷过猴猿,勇剽若豹螭。边城多警急,虏骑数迁移。羽檄从北来,厉马登高堤。

长驱蹈匈奴,左顾凌鲜卑。弃身锋刃端,性命安可怀?父母且不顾,何言子与妻!

名编壮士籍,不得中顾私。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诗中刻画了一个武功高强,渴望为国效力的少年勇士,“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一番报国激情和壮烈情怀溢于言表,尽得建安风骨。

他的《洛神赋》刻画了一位多情的美女——洛水之神宓妃,表达了曹植对她的爱慕,以及因神人殊隔,不能交接的惆怅。描写细腻生动,如写洛神:“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耀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渌波。”从不同角度,妙用比喻,描绘出了鲜明的洛神形象。

曹植的诗赋,一方面,感情真挚强烈,笔力雄健,体现了“雅好慷慨”的“建安风骨”,另一方面,又呈现出色泽丰富,文采斐然的面貌。曹植对于五言诗的贡献巨大,可以说是五言诗的一代宗匠。总起来说,曹植的诗赋,“骨气奇高,词才华茂,情兼雅怨,体被文质”,“粲益今古,卓尔不群”,堪称“建安风骨”之集大成者。
  “三曹”的诗赋创作,使得五言诗得到了大发展,七言诗和律诗也开始从建安年间登上中国文学的舞台。可以说,“三曹”对于中国文学的发展,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历史功勋。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