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俊微言的博客

浅说文史,实话实说。

 
 
 

日志

 
 

(原创)粗略品读诗经  

2015-08-06 11:36:33|  分类: 诗词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小就熟悉“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这出自《诗经》的动人佳句,也曾沉吟迷醉于这一诗句的美好意境,尽管当时对其含义半懂不懂,只知道是写男女之情,但并未深刻理解其中细腻的情感。

记得在少年时代,我的爷爷曾经告诉我:“青春不习诗书礼,霜落头边恨奈何?”

这“诗书礼”中打头的便是《诗经》了。

及至年长,大略粗知有很多词汇成语均出自《诗经》。诸如“小康”、“切磋”、“琢磨”、“窈窕”、“ 投桃报李”、“风雨如晦”、“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等等。由此即可管窥《诗经》对中国语言文学巨大影响之一斑。

《诗经》产生于2600多年前,录诗三百,分风、雅、颂三部,是中国首部诗集,因其通篇“思无邪”,被儒家尊为“五经之首”。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中国诗词、中国文学乃至中国的文脉均始于这部《诗经》。

《诗经》中有爱情,爱情诗超过三分之一以上,如《关雎》、《叔于田》、《静女》、《子衿》、《溱洧》、《桑中》、《采葛》、《汉广》、《蒹葭》等等。《诗经》中的爱情圣洁无邪、纯真干净、自由活泼、大胆羞怯、温柔敦厚,陶冶情操。《诗经》中的爱情诗篇,声情并茂,韵律美妙,无愧万世经典。

说起《诗经》中的爱情诗,我忍不住还是要说一说《关雎》: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首句写水中高地雎鸠对鸣互相求爱引出男性对美丽女性的心动爱慕。二句写男性对美丽女性的爱慕之情与日俱增,不分昼夜都在想着得到她的爱情。三句写思念之苦,因求之不得而翻来覆去无法入眠。四、五句写男性想象若能得到她的爱情,将要琴瑟友之、钟鼓乐之。

全诗形象鲜明,联想丰富,生活气息浓郁,写出了男性对爱情幸福的向往和追求。将男性对美丽女性的倾慕描写得极其形象生动,从而成为千百年来家喻户晓的经典诗篇。

《诗经》中有抱怨、有牢骚、有讽刺。如《板》、《荡》、《正月》、《墙有茨》、《株林》、《黄鸟》、《相鼠》、《民劳》等,其代表作有《民劳》:

         民亦劳止,汔可小康。惠此中国,以绥四方。

         无纵诡随,以谨无良。式遏寇虐,憯不畏明。

         柔远能迩,以定我王。

         民亦劳止,汔可小休。惠此中国,以为民逑。

         无纵诡随,以谨惛怓。式遏寇虐,无俾民忧。

         无弃尔劳,以为王休。

         民亦劳止,汔可小息。惠此京师,以绥四国。

         无纵诡随,以谨罔极。式遏寇虐,无俾作慝。

         敬慎威仪,以近有德。

         民亦劳止,汔可小愒。惠此中国,俾民忧泄。

         无纵诡随,以谨丑厉。式遏寇虐,无俾正败。

         戎虽小子,而式弘大。

         民亦劳止,汔可小安。惠此中国,国无有残。

         无纵诡随,以谨缱绻。式遏寇虐,无俾正反。

         王欲玉女,是用大谏。

《民劳》共分五章,每章十句。第一章开头写百姓已很劳苦,可以稍稍休息了。接着说要以京畿为重,抚爱国中百姓,使四境得以安定。不要受那些奸狡诡诈之徒的欺骗,听信他们的坏话。第二、三、四、五章的以为民逑以绥四国俾民忧泄国无有残以谨惛怓以谨罔极以谨丑厉以谨缱绻,也是围绕恤民、保京、防奸、止乱几个方面不惜重言之。

全诗描写平民百姓极度困苦、疲劳不堪,劝告国王要体恤民力,改弦易张。

《诗经》中有忠于国家的誓言和对百姓的怜惜之词。譬如《北风》、《君子于役》和《无衣》等,仅以《无衣》为例: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这是秦军将士上阵杀敌前发出的吼声。

再如,曾经在中学语文课上学过的《伐檀》:

坎坎伐檀兮,寘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涟猗。

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貆兮?

彼君子兮,不素餐兮!

坎坎伐辐兮,置之河之侧兮,河水清且直猗。

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亿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特兮?

彼君子兮,不素食兮!

坎坎伐轮兮,置之河之漘兮,河水清且沦猗。

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囷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鹑兮?

彼君子兮,不素飧兮!

这是伐木劳工对剥削阶级的怒目睥睨。

《诗经》中有农业生产。比如《周颂》中的《臣工》、《载芟》、《良耜》、《噫嘻》等诗歌,赞颂农业成就,夸耀田土广大、农夫众多、收获丰盛,表达祈求丰年的愿望;再如《小雅》中的《甫田》、《楚茨》等,夸张谷物收获之丰盈,赞美农夫的勤敏和君上爱农以事神。而《国风》中的农事诗以《芣苡》和《七月》为代表。《芣苡》以重章叠句的形式,反复吟唱,语言朴实,感情真挚,意境清新,情调欢畅,读之恍听田家妇女,三三五五,于平原旷野,风和日丽中群歌互答,余音袅袅,若远若近,忽断忽续。《七月》是全面反映农奴终年劳动情景的一首长诗,由春耕写到寒冬凿冰,反复咏叹,诉说男女奴隶一年到头除繁重的农业生产,还要为奴隶主贵族制衣、打猎、酿酒、修房、凿冰、服役,结果却劳而无获,无衣无食,充分揭示了奴隶们内心的悲苦和哀伤,真实而生动地展现了一幅古代奴隶社会的生活画图。

此外《诗经》中充满了稻麦香和虫鸟声,在平实的稻麦香气和虫鸣鸟叫中熔铸了伟大和奇丽。《诗经》中还展示了黄河流域的平和、安详、寻常、世俗,以及及有节制的谴责和愉悦。鲜于篇幅,不再举例说明。

《诗经》多用既有力度又不乏典雅的四言句式,朴素优美,典雅庄重,韵律和谐,节奏鲜明,重章叠句,双声叠韵,往复回环,舒徐和缓,抑扬顿挫,易于吟诵。

《诗经》有六义,即风、雅、颂,赋、比、兴风、雅、颂是对《诗经》的分类,而赋、比、兴则是《诗经》的艺术表现风格。赋,即铺叙直陈;比,即比喻;兴,即托物起兴

“诗三百”,“思无邪”。吟诵《诗经》,犹如亲耳聆听2600年前华夏先民的吟唱,好像亲身感受公元前华夏文明的辉煌。品读《诗经》,犹如浅斟慢饮窖藏千年的仙露琼浆,芳香蚀骨,心神皆醉。感受到的是天然、纯朴、真挚、优美、飘逸、淡然、恬静。

然而,任何事物都不会是十分完美的。由于当时中国的社会历史条件,《诗经》显得稍逊浪漫幻想,略输个性自由,但在那个古老的年代,它还是无愧于人类文明的璀璨明珠,是值得华夏后人为之骄傲的。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