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俊微言的博客

浅说文史,实话实说。

 
 
 

日志

 
 

(原创)中国历史上的几次文化劫难  

2015-08-20 17:03:45|  分类: 文史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千年来,不知何故,文化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多灾多难,数得着的大规模文化劫难就有如下这么几次。

一、秦朝的焚书坑儒

公元前359年,秦孝公用商鞅变法,“商君教秦孝公燔《诗》、《书》而明法令”商鞅是中国历史上焚书的始作俑者。 

    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常有儒生用诗、书百家语以古非今公元前213年至公元前212年始皇接受李斯建议,焚诗书,坑术士,下令除秦纪、医药、卜筮、种树之书外,其他如诗、书百家语等书籍一律予以烧毁坑杀了犯禁者四百六十余人。秦始皇焚书坑儒,六艺从此缺焉,无数文化典籍化为灰烬天下学士逃难解散,战国以来形成的,在人类史上难得出现的,有数的高尚文化先秦百家争鸣的文化繁荣,皆因秦朝的焚书坑儒及被无知低俗暴秦弊政所吞噬而戛然中止,形成了历史性的断裂。

秦始皇的焚书坑儒是中国历史上首次出现的全国范围内的文化浩劫。先秦百家争鸣时期数不清的光耀千秋的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的诸子百家的著述和思想,被秦始皇的焚书坑儒的熊熊大火付之一炬尽付东流,给中国后世文化带来了难以言表无法形容的恶劣影响。秦始皇对中华民族所犯下的焚书坑儒的滔天罪行是绝对不能令人容忍的!

秦始皇原本以为,通过焚书坑儒,禁锢思想,文化专制,就能使秦王朝千秋万代长盛不衰,岂料“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倒是不读书的陈胜、吴广、刘邦、项羽等辈揭竿而起,推翻了秦朝暴政,秦王朝弄了个二世而亡的结局,殊为可悲可叹。

二、汉朝的独尊儒术

西汉初年中国的思想文化自由乍露短暂复苏之机,汉初无为而治的黄老之政,对各家一视同仁,故而百家并流,文化生态一度回归自由宽容。可惜好景不长,汉武帝的独尊儒术扼杀了这一线生机。

公元前140年至公元前136年,汉武帝开始实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封建思想统治政策。在汉武帝看来,统治天下,只能有一个思想帝王才会一劳永逸,彻底省心而儒家思想就是让帝王一劳永逸的指导思想。从此儒家思想就了历代中国专制君权须臾不离的通灵宝玉在中国文化历史上长期居于统治地位。

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实质在于“是中国文化衰老颓废的征验”,“文化衰颓”的开始独尊儒术对中国文化的摧毁和戕害,不啻“软刀子割头不知死”导致中国古代思想界中许多结晶毁于一旦,“于是专己武断,思想渐致锢蔽”。

令人愤慨的是,汉武帝时期距秦朝覆灭不过百年,汉武帝不但不纠正秦始皇焚书坑儒的错误,给惨遭浩劫的诸子百家平反,却反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从而直接导致百家争鸣的局面不复再现。

因为独尊儒术,有利于禁锢思想,愚民役民,巩固王权,使得后来的以儒学考试为主的自唐朝开始的科举制度,以及明清时期的八股文,长期指引了中国文化的思维定向。中国文化只有儒家的四书五经一枝独秀,对于其他学问的研究,包括对于格物致知的自然科学的研究,几近空白,使得中华民族的科学技术水平长期停滞落后。

三、明朝的文字狱和八股文

明初洪武年间,大兴文字狱。朱元璋早年当过乞丐和尚,深以为耻。所以但凡“光”、“秃”“僧”字及谐音字,都犯忌,他又是红巾军起家的因此“贼”“寇”等字犯忌

洪武年间,文士以表笺文字不当而罹罪者多。而最多的是因用了“则”字。据当时江淮方言,“则”与“贼”音,犯了朱元璋的忌。如浙江府学教授林元亮因所作《谢增俸表》中有“作则垂宪”句被杀;北平府学训导赵伯宁因所作《万寿表》中有“垂子孙而作则”被杀;桂林府学训导蒋质因所作《正旦贺表》中有“建中作则”被杀。其次,表笺中若有“生”(近“僧”)、“法坤”(近“发髡”)等字样,也犯朱元璋的忌,常州府学训导蒋镇因所作《正旦贺表》中有“睿性生知”句被杀;尉氏县教谕许元因所作《万寿贺表》中有“体乾法坤,藻饰太平”句被杀。

因一字杀身,骇人听闻。洪武年间,穿凿附会的文字之祸五花八门。如亳州训导林云在《谢东宫赐宴笺》内有“式君父以班爵禄”句,朱元璋以“式君父”为“弑君父”,林云。德安府学训导吴宪在《贺立太孙表》中有“永绍万年,天下有道,望拜青门”句,朱元璋以“有道”为“有盗”,吴宪。怀庆府学训导吕睿在《谢赐马表》中有“遥望帝扉”之语,朱元璋以为“帝扉”隐含“帝非”之讥,吕睿。杭州府学教授徐一夔为本府做《万寿贺表》之中有“光天之下,天生圣人,为世作则”句,“光”、“生”“则”都犯大忌,朱元璋怒道:“腐儒胆敢如此污辱朕吗?‘生’者僧也,以我曾经出家为僧也。‘光’者秃头也,‘则’字近贼也!如此猖狂,罪在不赦。”即命将徐一夔斩首。

朱元璋还将文字狱扩展到文士的日常言行与文字之中。刘辰的《国初事迹》记载了佥事陈养浩有“城南有嫠妇,夜夜哭征夫”的诗句。在朱元璋眼中,却变成了动摇军心士气的不轨之词,他遂下令将将陈养浩丢入水中淹死。

同类事件又见于苏州知府魏观案。事情是因魏观将府衙建在张士诚王府遗址上,遭朱元璋嫉恨,接下来又得密报,说魏观在为新府衙上梁的时候所写的祭文之中有“虎踞龙蟠”四字,于是朱元璋下令将魏观腰斩弃市。为魏观写“上梁文”的名士高启,也被腰斩。高启一案,被后世称为“国初冤狱”。

朱元璋对言涉忌讳的文士均处极刑,这种忌讳多出于朱元璋的臆测。据统计,洪武年间因文字被杀者达十几万之。上至大臣下至平民,几乎涵盖了当时社会的各个阶层,牵连之广、死者之多、影响之深在中国历史上罕见。

到了永乐年间朱棣严禁方孝孺的著作流行,下令“藏方孝孺诗文者,罪至死”;同时下令查禁建文帝当政时流行的戏曲,“敢有收藏,全家杀决”。此外,因出试题得祸,因进书得祸,屡有出现。明初文网之密,处罚之严,远超前代。古语云:“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面对如此恐怖文化专制,文人学士从此不敢自由思想,陷入极端僵化呆滞状态。学术界一时患“贫血症”,文人学士不敢随意读书,天下文士不敢下笔为文。毁灭文化创新,培养文化侍从、文化鹰犬文化侏儒。

除文字狱外,朱元璋推崇孔孟儒学、程朱理学,科考实行八股取士。实行八股取士制度,完全是封建统治政治上的需要。儒学居正,以科考强迫文士服膺孔孟儒学,接受程朱理学。八股文从题目到内容都贯彻儒家经典,学会“代圣人立言”,利于行孔孟之道。考生一旦及第从政,更便于被帝王驾驭使用。朱元璋认定八股文体对加固封建统治、维护孔孟之道、统一广大士子思想,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八股文罪孽深重,其主要弊端是,内容上禁锢于孔孟经义,朱子注疏,不许越雷池一步。八股文缺乏实用价值。代圣贤立言,远离现实,只能博取功名,别无他用。无论官场文书、私用文体、著书立说、抒情记事等等,都无法应用八股形式。八股文形式主义严重。八股文清规戒律很多,如破题、承题……都有严格规定,字数也限定为五百或七百。格式繁琐,内容陈旧形式僵化表达空疏架床叠屋八股之害堪比焚书坑儒。八股是造成天下祸乱的孽源八股行天下而天下无学术,无学术则无政事,无政事则无治功,无治功则无升平。

四、满清的文化诛心

满清入主中原后,长期对汉族进行诛心

“诛心”的第一步就是大兴“文字狱”满清的“文字狱”为历朝之最。康雍乾三朝,“文字狱”之残酷凶残,是史无前例空前绝后的。乾隆朝更是登峰造极,吹毛求疵、牵强附会、乱加罪名,就连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一把心肠论浊清这样的诗句都能成为进行株连、杀戮的罪证。他们动辄立斩”“立绞”“弃市”“凌迟”“寸磔”“开棺戮尸”“灭族,无所不用其极。在乾隆的授意下,奴才更是捕风捉影,大肆株连无辜,肆意滥杀,造成专制淫威下的恐怖气氛,震慑汉民,让汉民不敢有丝毫反抗的念头。有诗云:避席畏闻文字狱,著述都为稻粮谋,这正是当时汉族文士风声鹤唳般的真实写照。

    “诛心”的第二步就是“焚书”, 把不利于满清的历史文献尽数焚毁。乾隆年间全面收缴全国图书进行检查,将前人涉及契丹、女真、蒙古、辽、金、元、以及明末清初涉及后金、满清的文字尽行篡改或焚毁。据统计,仅浙江省就毁书24次,被毁书籍多达538种、13862部;江西巡抚海成仅在乾隆四十一年,就焚书8000多部。乾隆年间查缴焚毁禁书竟达3000多种,15万多部,总共焚毁的图书超过71万卷。乾隆“焚书”之彻底,竟使一篇吴三桂的反满檄文,一本《扬州十日记》,一本《嘉定屠城记略》,在中国本土湮灭了二百多年,直到二百多年后才从日本找了出来!乾隆焚书,其阴骘不后于秦也。群之大者,在建国家、辩种族……曰:言语、风俗、历史,三者丧一,其植不萌。俄罗斯灭波兰易其语言,突厥灭东罗马而变其风俗,满洲灭中国而毁其历史。自历史毁,明之遗绪,满洲之秽德,后世不闻,斯非以遏吾民之发奋自立,且绝其由蘖邪?自是以后,掌故之守,五史之录,崇其谀佞,奖褒虚美,专以驾言狂曜,使莫能罪状己以阶革命,伟哉,夫帝王南面之术,固骘于秦哉!

    “诛心”的第三步就是“篡改历史”,编纂“四库全书”。从乾隆三十八年至四十七年(1773-1782),组织著名文人学者360余人,编纂《四库全书》。《四库全书》分经、史、子、集四部,收书3503种、79309卷,存目书籍6793种、93551卷,分装36000余册,约10亿字。不能否认《四库全书》》收载了许多清乾隆以前的中国重要典籍,但它更主要的是寓禁于征,是为满清文化专制服务的,是满清用于文化杀戮、奴化汉族的,是经过大量毁、抽、改、篡的经史全书。吴晗先生曾说:清人纂修《四库全书》而古书亡矣!满清通过疯狂销毁、捏造篡改中国古代、特别是明清之际的历史文化典籍,促成汉族对血泪史的集体失忆和奴化愚化,从而长期维持其血腥的封建统冶。

    经过满清帝王这种阴毒的文化“诛心”,在这种文化杀戮之下,中国文化惨遭浩劫。

五、反右斗争与十年文革

新中国成立以后,受极左思潮之害,出现了1957年反右派斗争和1966年至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这两次重大的文化劫难。关于反右斗争造成的文化劫难,我曾经写下如下的一首词《清平乐?叹反右斗争》来进行简单的说明,其内容是:

  

丙申奇变,右派五十万。

诱毁黄钟好手段,愚昌智亡可叹。

霜残雪摧文坛,春灭文绝惆怅。

长缨依旧在手,切莫再缚贤良。

    至于四、五十年前的那场史无前例的十年文革所带来的文化劫难,当真是大革了文化的命,对中华文化的破坏之巨,难以言说,由于还有大量的当事人依然健在记忆犹新,笔者就不在这里一一赘述。

  评论这张
 
阅读(648)|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