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俊微言的博客

浅说文史,实话实说。

 
 
 

日志

 
 

(文摘)清初顾梁汾、纳兰性德之金缕曲欣赏  

2015-06-30 12:54:31|  分类: 诗词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初康熙年间,江南才子顾梁汾在太傅纳兰明珠府中做幕客,想起好友吴汉槎在边塞受尽寒苦,就写了两首“金缕曲”寄给他。这是中国文学史上很有名的两首词,被后世认为足以媲美李陵与苏武的《河梁生别诗》以及向秀怀念嵇康的《思旧赋》。 

第一首道:

 

季子平安否?

便归来、平生万事,那堪回首!

行路悠悠谁慰藉?母老家贫子幼。

记不起、从前杯酒。

魑魅传人应见惯,总输他,覆雨翻云手。

冰与雪,周旋久。

泪痕莫滴牛衣透。

数天涯,团圆骨肉,几家能够?

比似红颜多薄命,更不如今还有。

只绝塞、苦寒难受。

廿载包胥承一诺,盼乌头,马角终相救。

置此札,君怀袖。

 

第二首道:

 

我亦飘零久。

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

宿昔齐名非黍窃,试看杜陵穷瘦。

曾不减、夜郎僝僽。

薄命长辞知己别,问人生、到此凄凉否?

千万恨,为兄剖。

兄生辛未吾丁丑。

共些时、冰霜摧折,早衰蒲柳。

词赋从今须少作,留取心魂相守。

但愿得、河清人寿。

归日急繙行戍稿,把空名,料理传身后。

言不尽,观顿首。

 

白话译文

 

第一首:

 

你近来平安吗?

即便你回来,回首以前令人悲愤的事,你又怎能够承受!

昔日朋友形同陌路,又有谁来安慰你?你母老家贫子幼。

早记不起从前在一起杯酒相娱的时侯。

魑魅搏人的事应该可空见惯,正直的人却总是输在覆雨翻云的小人之手。

我们与寒冷的冰雪,打交道已经很久很久。

劝你不要让泪水把牛衣滴透。

请你数一数天下的戌边人,仍旧和家人团聚一堂的,又有几家?

比起早已冤死的红颜薄命人,更不如你如今生命还有。

只是在那极远的边塞,四季冰雪的苦寒难受。

你在边塞已经二十年,我要像申包胥那样实现诺言,像燕丹盼归使乌头白马生角样,一定把你营救。

我就以这首词代替书信,请你妥善保存不要忧愁

 

第二首:

 

我也漂泊他乡很久。

自中举十年来,我辜负了你的深厚恩情,未报答你这位生死之交的师友。

从前你我齐名并非名不副实,试看曾为怀念李白而瘦的杜甫。

忧闷不下于流放夜郎的李白。

我的夫人已经去世,又与知己的你分别,试问人生在世,到这步田地凄凉否?

我将千种怨、万种恨,向你细细倾吐。

你生于辛未年,我生于丁丑年。

都受了一些时间的冰雪摧残,已经成了早衰的蒲柳。

劝你从今要少作词赋,多多保重身体与我长相守。

但愿黄河变清人长寿。

你归来定会急忙翻阅戌边时的诗稿,把它们整理出来传给后世,但也只是忧患在前空名在后。

满心的话语说不尽,我在此向你行礼磕头。

 

顾梁汾的这两阕词,笔力深厚,词文绝美,情思深切,情真意笃,至情至性,感人至深,堪称传世佳作。

《白雨斋词话》评价这两首词说:

“二词纯以性情结撰而成。悲之深,慰之至,丁宁告戒,无一字不从肺腑流出,可以泣鬼神矣!”

“两阕只如家常说话,而痛快淋漓,两人心迹,一一如见……千秋绝调也。”

 

纳兰明珠之子,当世的著名词人纳兰性德阅后大为感动,于是他也写了两阕“金缕曲”赠给顾梁汾。

 

第一阙:赠梁汾

 

德也狂生耳,

偶然间,锱尘京国,乌衣门弟。

有酒唯浇赵州土,谁会成生此意?

不信道,竟成知己。

青眼高歌俱未老,向尊前,拭尽英雄泪。

君不见,月如水。

共君此夜须沉醉。

且由他,蛾眉谣诼,古今同忌。

身世悠悠何足问,冷笑置之而已。

寻思起,从头翻悔。

一日心期千劫在,后身缘,恐结他生里。

然诺重,君须记。”

 

译成白话文就是:

 

我也算是个狂妄人啊。

阴差阳错偶然间,落入红尘混迹京城官场,这只因我生在豪门望族家。

我倾心仰慕广结贤士的平原君,有酒只浇赵国坟土祭奠他,谁能知晓我的心意?

难以相信,万没想到,我竟然找到了你这位知己。

趁我们尚未年老,纵酒高歌,在酒杯前,抹尽英雄泪。

你难道看不见,月光正清凉如水。

和你一起共渡良宵,一定要开怀畅饮一醉方休。

从古到今,才干出众、品行端正的人遭受谣言中伤,那是常有的事。姑且就由着那些小人造谣中伤吧。

人生岁月悠悠,难免遭受挫折苦恼,这些都没必要放在心上,思过之后冷笑一声放在一边就完事儿了。若总是耿耿于怀,那么从人生一开始就错了。

今天我们一朝以心相许成为知己,他日即使经历千万劫难,我们的友情也要依然长存。这后半生的缘分,恐怕要到来世也难以补足。

这个诺言异常沉重,你一定要牢牢记在心里。

 

第二阙:简梁汾

 

洒尽无端泪,

莫因他、琼楼寂寞,误来人世。

信道痴儿多厚福,谁遣偏生明慧。

莫更著、浮名相累。

仕宦何妨如断梗,只那将、声影共群吠。

天欲问,且休矣。

情深我自频憔悴。

转丁宁、香怜易爇,玉怜轻碎。

羡杀软红尘里客,一味醉生梦死。

歌与哭、任猜何意。

绝塞生还吴季子,算眼前、此外皆闲事。

知我者、梁汾尔。

 

译成白话文就是:

 

洒尽无缘无故无端流出的眼泪。

愿那高才贤士,莫因天上琼楼寂寞难耐,就错误地来到人世间。

常言道傻人反而有傻福,可谁教我偏偏天生聪明灵慧呢?只能受苦受难了。

更何况,还要受世上的浮名所累。

何妨把仕途沉浮视如微不足道的断梗,任其随波逐流而去,这本不算什么。只是那如同群犬狂吠,被人捕风捉影,不察真伪地诬陷攻讦,含冤受屈而又无法辩诬之事,才是最为令人悲哀的。

待向苍天问个究竟,唉!可我还是算了吧。

我自多情,为了对你的牵挂与惦念,倍受折磨而身心憔悴,但我却心甘情愿。

转过来我要叮嘱你,惜香则香易烧尽,怜玉则玉易破碎,造化真是弄人啊。

真羡慕那些红尘俗世追名逐利之人,只一味追求醉生梦死,活得真个潇洒自在。

我之高歌、我之痛哭,任凭世人去猜度议论。

当务之急,就是要在边塞救回吴汉槎,除此以外,都只不过是闲事而已。

能知我内心的,唯有你你梁汾一人而已。

 

纳兰性德的这两首金缕曲,感情真挚,风格凄切,酣畅深沉,慷慨淋漓,绝妙好词,堪称大作,值得品味欣赏。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