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俊微言的博客

浅说文史,实话实说。

 
 
 

日志

 
 

(原创)从文学角度看列子  

2015-12-07 10:43:16|  分类: 诗词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革时期,我曾经能够熟练地背诵毛主席的“老三篇”,其中有一篇就是著名的《愚公移山》。文中被毛主席引用的“愚公移山”的典故,就出自《列子.汤问》。

列子,姓列,名御寇,战国时期郑国人,道家代表人物之一。列子堪称中国古代低调隐士之祖,毕生淡泊名利,不求仕进,安贫乐道,清静修为,隐居郑地四十余年,诚所谓子列子居郑圃,四十年人无识者到了和光同尘道教仙人”和“冲虚真人”之崇高境界,故历史上知道列子的人并不太多。

列子潜心写作,著述颇丰,共二十篇,十余万字。代表作有《列子》,传至今天,仅余《天瑞》、《黄帝》、《周穆王》、《仲尼》、《汤问》、《力命》、《杨朱》、《说符》八篇。

    从文学的角度看列子,列子的寓言和散文,均可谓上品、珍品。列子塑造的人物形象,生动鲜明,极具个性。其中《愚公移山》、《杞人忧天》、《两小儿辩日》、《纪昌学射》等寓言故事,脍炙人口家喻户晓,广为流传。

    譬如在《列子.汤问.愚公移山》中塑造的愚公”形象
  太行王屋二山,方七百里,高万仞;本在冀州之南,河阳之北。北山愚公者,年且九十,面山而居。惩山北之塞,出入之迂也,聚室而谋,曰:吾与汝毕力平险,指通豫南,达于汉阴,可乎?杂然相许。其妻献疑曰:以君之力,曾不能损魁父之丘,如太行王屋何?且焉置土石;杂曰:投诸渤海之尾,隐土之北。遂率子孙荷担者三夫,叩石垦壤,箕畚运于渤海之尾。邻人京城氏之孀妻有遗男,始龀,跳往助之。寒暑易节,始一反焉。河曲智叟笑而止之,曰:甚矣,汝之不惠!以残年余力,曾不能毁山之一毛,其如土石何?北山愚公长息曰:汝心之固,固不可彻;曾不若孀妻弱子。虽我之死,有子存焉,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子又有子,子又有孙:子子孙孙,无穷匮也;而山不加增,何苦而不平?河曲智叟亡以应。操蛇之神闻之,惧其不已也,告之于帝。帝感其诚,命夸娥氏二子负二山,一厝朔东,一厝雍南,自此,冀之南、汉之阴无陇断焉。
  文中写愚公“年且九十”,通过对比、烘托使人物形象渐丰富。写愚公面临,“方七百里,高万仞”的大山,暗示愚公所要完成的移山”任务之艰巨;然后写运土之难,“寒暑易节,始一反焉”;还写愚公受到的质疑,首先是其妻“以你现在的力量,连魁丘这样的小山都撼动不了,能拿太行王屋怎么样呢”?还有智叟“以你这么高的年龄和虚弱的体力,连山上的树木都毁不了,拿那些土石怎么办呢”?然而愚公没有为这些困难和压力所吓倒,反而更加坚定了信心,“我的子子孙孙无穷无尽,而山又不会增高,还害怕移不平它”?智叟的胆小怯弱反衬愚公的坚持不懈,“愚”“智”对比告诉人们,无论遇到什么困难的事情,只要有恒心有毅力地做下去,就有可能成功。这样通过直接间接相结合的描写,充分显现出愚公面对自然困境,勇往直前的大无畏精神。

愚公移山的大无畏精神,到了现代,被毛主席大加赞赏并提倡,成了中国人民家喻户晓的、不畏艰难、艰苦奋斗精神象征

    再比如《两小儿辩日

    “孔子东游,见两小儿辩斗,问其故。一儿曰:我以日始出时去人近,而日中时远也。一儿以日初出远,而日中时近也。一儿曰:日初出大如车盖,及日中则如盘盂,此不为远者小而近者大乎?一儿曰:日初出沧沧凉凉,及其日中如探汤,此不为近者热而远者凉乎?孔子不能决也。两小儿笑曰:孰为汝多知乎?

译成现代汉语就是:

    孔子往东方游学,看见两个孩子争辩不已,孔子就问他们争辩的原因。一个孩子说:我认为太阳刚出来的时候距离人近,而正午的时候离人远。另一个孩子认为太阳刚出来时离人远,而正午时离人近。第一个孩子说: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像个大圆车篷,等到正午时就像盘子一样,这不是远处的小而近处的大吗?另一个孩子说:太阳刚出来的时候感觉很清凉寒冷,到了中午就像把手伸进热水里一样热,这不是越近感觉越热而越远感觉越凉吗?孔子不能判断谁说的对谁说的错。两个孩子笑着说:谁说你见多识广呢?

    这个小故事语言简洁,用比喻事中见理。如两小儿论辩“太阳远近”,一方从视觉出发,用两个比喻“如车盖”、“如盘盂”,具体说明太阳形状的大小,结合“日初”和“日中”,就把结论的理由说清了;一方从感觉出发,以“如探汤”作比,结合“日初”和“日中”来说,也把理由说清了。由于作者善于用比喻,语言生动形象,颇有说服力,极易被人们理解和接受。

《列子》散文的想像力极为丰富,构思奇特新颖。譬如“偃师造人”一节,描写了偃师用木头等材料造成的人达到了足以以假乱真的程度
  偃师谒见王,王荐之曰:若与偕来者何人邪?对曰:臣之所造能倡者。穆王惊视之,趣步俯仰,信人也。巧夫颌其颐,则歌合律;摔其手,则舞应节。千变万化,惟意所适。王以为实人也,与盛姬内御并观之。技将终,倡者瞬其目而招王之左右侍妾。王大怒,立欲诛偃师。偃师大慑,立剖散倡者以示王,皆傅会革、木、胶、漆、白、黑、丹、青之所为。王谛料之,内则肝、胆、心、肺、脾、肾、肠、胃,外则筋骨、支节、皮毛、齿发,皆假物也,而无不毕具者。合会复如初见。
  如此奇妙丰富的想像,纵在具有人工智能的现代,也是难以企及的。
    列子对后世文人影响深远,譬如东坡名句:“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就是出自列子的“竟不知风乘我邪?我乘风乎”一句

仅举以上数例,就不难看出,列子作为先秦时期的文学家,是当之无愧的,他对于中国古代文学做出的贡献也是可圈可点的。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