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俊微言的博客

浅说文史,实话实说。

 
 
 

日志

 
 

(原创)粗略品读离骚  

2015-12-12 13:42:38|  分类: 诗词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达2400多字的自叙体长诗——《离骚》,是战国时期楚国诗人屈原的杰作,也是《楚辞》的代表作。

屈原出身王族,明治乱,娴辞令,官左徒,襄国政,入则与王议事,出则应对诸侯。因力主变法,遭群小陷害,被怀王流放汉北,顷襄王时再遭流放,飘泊江南。屈原两度流放,心怀忧愤,漂泊漫游。屈原在流放中,不改爱国初衷,关心楚国政局。眼看楚国屡战屡败,孤立无援,日趋衰落,陷入绝境,屈原虽有王佐之才,兴国之志,怎奈君王昏聩,不复起用;虽然“竭忠尽智,以示其君”,怎奈“信而见疑,忠而被谤”,惨遭流放;虽然眷恋故土,关心人民疾苦,怎奈有志难酬,有才难尽,有力难使,有计难施。只能是痛苦悲愤,郁郁寡欢,颜色憔悴,形容枯槁,孤傲凄楚地行吟于江风草泽边。顷襄王21年(前278 年),秦破郢都,楚王客死于秦,楚人国破家亡,屈原悲愤绝望,自投汩罗江而死。

空怀忧国忧民之爱国壮志却终不为君王所用的屈原,难以抑制其痛苦悲愤之情,文思泉涌,写成了这篇空前绝后的长篇巨制——《离骚》。《离骚》就是屈原见疏于怀王时的忧愁悲愤之作。“离骚”亦即“离忧”之意。

《离骚》全文可分三段。

第一段,首先自叙身世。生于庚寅,名平字原,远祖高阳,父亲伯庸。接着再叙品德、修养、理想。写自己以宗子入仕,被人谄害,非因有过,实因遭谄。回溯辅佐楚王改革弊政的历程及受谄被疏的遭遇,表明自己九死不悔,绝不与黑暗势力同流合污的坚定信念。

第二段,借女媭劝告,陈辞重华,总结兴亡盛衰教训,力主“举贤授能”,求贤为辅,以救国家危乱。又因“兰蕙化茅”,所教胄子亦不可靠,故引出神游天地,上下求索,求助天地四方的幻想境界,表现出了对理想的执着追求。

第三段,求而不得,乃顺游踪去远祖高阳之兆域,虽然去国自疏,但仍然怀恋故土,升腾远游之中,痛极而忽思,终于不忍遗弃祖国、宗主、人民,返回故土,最后决心以死来献身理想。

简言之,这三段分别是,一、忧谄去国;二、去国求贤;三、返国殉道。

《离骚》是屈原用他的理想、遭遇、痛苦、热情,以至于整个生命熔铸而成的宏伟诗篇,闪耀着诗人鲜明的个性光辉。《离骚》抒写了屈原的理想,揭露了楚国政治的黑暗,在时间、空间与“自我”的关系中展现了屈原的形象美、人格美和心灵美。《离骚》塑造了一个孤傲天真,凄楚高贵,离群悯人,人格峻洁,感情真挚,志向高远的自我形象,屈原以其平治天下的历史使命感和先天下之忧而忧的忧患意识,以其“举世皆浊我独清”的高尚节操,以其深沉忧愤的爱国情怀,以其不屈不挠积极顽强的批判精神和对理想的坚定信念,为中国文化注入了一股强健的具有阳刚之气的诗魂,给后世文人追求光明坚持正义的精神感召力,他的人格魅力,后世文人都难望其项背,他的人格,成了后世文人学习的楷模。

以《离骚》为代表,屈原继承发展《诗经》的四言诗,吸收提高楚国的民间祀神曲,创立了句法错落、灵活生动的楚辞诗体。以《离骚》为代表的《楚辞》与以《国风》为代表《诗经》一起并称“风骚”,成为我国诗歌的两大源头。若将两者进行比较,可以说,《诗经》温柔敦厚,《离骚》真挚刚健;《离骚》比《诗经》,言更长,思更幻,文更丽,旨更明,但对后世文章的影响力却大于《诗经》;《离骚》打破了《诗经》以四字句为主的格局,每句五、六、七、八、九字不等,间或还有三字、十字句,句法参差错落,灵活多变,错落中见整齐,整齐中又富于变化,节奏谐和,音调抑扬,具有起伏回宕,一唱三叹的韵致。若说《诗经》是“集体歌唱”的平原小合唱,那么《离骚》就是“歌星独唱”的悬崖独吟曲。中国的诗歌从此从聚众合唱的荒原中解放出来,开始走向了诗歌个性化的春天,开始出现了以屈原为代表的个体诗人。屈原是中国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诗人,是第一位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

《离骚》在艺术形式和表现技巧上,既是辞赋形式的先导,又是四言诗向五言诗过渡的桥梁。《离骚》将赋、比、兴巧妙地糅合在一起,大量运用“香草美人”的比兴手法,循声得貌,曲尽其妙,发展了传统的比兴手法,使比兴象征一个完整的艺术形象,众多比喻构成一个特定系统,象征物与本体之间有一种相对稳定的状态。

《离骚》想象丰富,构思奇特,变化多端,热情奔放,雄奇瑰丽,率真自然,富于独创,写真情真事真理,不为长者贤者讳,通篇具有强烈的浪漫主义色彩和批判精神。《离骚》以其深邃的思想和卓越的艺术手法的完美结合而享誉中国诗坛,成为光照千秋的千古绝唱。

可能屈原本人也万万没有想到,他虽然生前在官场失意,被官场放逐,无处可去,却在死后在文坛得意,被文学请回,无处不在。后世历代文学大师,都对屈原给出了极高的评价。司马迁说《离骚》“虽与日月争光可也”。李白说:“屈平词赋悬日月,楚王台榭空山丘”。苏轼说:“吾文终其身企慕而不能及万一者,惟屈子一人耳!”鲁迅说:“逸响伟辞,卓绝一世”。足见屈原及《离骚》在中国文学史上占据的崇高地位。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